分类导航 / Navigation
近现代 >>
清代 >>
明代 >>
元代 >>
宋代 >>
五代 >>
唐代 >>
名家合集 >>
近代 [2]
清代 [10]
明代 [9]
元代 [0]
宋代 [10]
五代 [0]
唐代 [0]
帮助中心 >>
购买方法 [0]
下载方法 [0]
元代赵雍山水人物画合集 全27幅 国画高清JPG图片
元代赵雍山水人物画合集
价      格:25.80
30天售出:7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文件格式
百度网盘 330M jpg
无需注册会员,直接点”立即购买“,付款后会自动弹出下载链接!
商品详情

 注意《元代赵雍山水人物画合集 》是电子版图片(电子图片大部分是JPG格式,少部分为TIFF格式。),不是纸书,不发快递,付款后自动发货,自动弹出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和密码,自己下载即可!(下载后可用电脑、手机、平板来放大临摹或欣赏)

元代赵雍山水人物画合集目录:
Ntu海棠国画
摹李公麟人马图
套马图
访友图
秋林远岫图
寒林图
柳下苍鹭图
青影红心图
八骏图
策马江畔图
秋林独骑图
先贤图卷
澄江寒月图
孤鹤横江图
墨竹图
五家合绘卷
太宗出猎图
明皇观鸡图
挟弹游骑图
春郊游骑图
采菱图
骏马图
小春熙景图
江山放艇图
马猿猴图
马戏图
骑马狩猎图
玉洞群仙图
Ntu海棠国画
676.jpgNtu海棠国画
 
678.jpg
 
679.jpg
 
680.jpg
 
 
677.jpg
 
 
Ntu海棠国画
赵雍简介:
Ntu海棠国画
赵雍(1289一约1360年,字仲穆,浙江湖州人)出身于绘画世家,其父赵子昂乃元初画坛的领袖人物,母管仲姬在翰墨场上也非等闲之辈,兄长赵奕亦是绘画能手。赵雍在这样的环境下自幼耳濡目染学习书画,心摹手追,成就想必非同一般。
Ntu海棠国画
没有赵子昂就没有赵雍。赵雍在父亲艺名的绝对笼罩下,学画是父亲的翻版,真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家学传统当然是取法的第一有效途径。可以说,父母双亲足以提携赵雍的画艺,使他捷足先登,尽早成名,当然,这一事实的反面含义则是:赵雍会较轻易地受到赵子昂一路画风的直接影响,特别是不容易跳出父辈的格局及审美趋向的制约,这对于成熟以后的赵雍而言,尤其是十分艰难的课题。它将严重影响赵雍所能达到的高度,使他成为仅仅步武前贤而缺乏创造力的二流画家。事实也的确如此。赵雍的创作水平不能说不高,技法也不可谓之不精,但在风格上与乃父拉不开,遂致名逊一筹,难入大家之列。学家父绘画,必然存在着一个“不敢稍有疏失”的心思,亦步亦趋,刻意模仿,惟恐稍露马脚,这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不足一一存在这样的心态:创作主体没有了,创作意识也没有了,整日只有一个现成的楷模在框束,岂能画出真性情?
Ntu海棠国画
至于这·点,他的外甥王蒙却比他能干得多。王蒙依靠他的颖悟早慧,依靠他有较好的文艺环境,还依靠他对唐宋以来诸名家画风的悉心揣摩,终于跳出藩篱,建立起自己的风格特色和一整套技法语汇,成为响铛铛的大师级人物。而赵雍由于为家法所囿,画名早为乃父所掩。正因为如此,他的画艺还为后人所怀疑。明代犀登题《赵氏一门三竹图》云:“文敏每画神来,辄以名其子。以一枝焦墨,似非仲穆手作,当即阿翁捉刀。”
Ntu海棠国画
在仕途上,赵雍也承其父荫而得官,曾为集贤待制一一集贤在古代是司掌经书之编刊与失书之探辑,在元代则曾与翰林院同一官署,可见性质相近,皆为提调学校征求隐逸、召集贤良乃至阴阳祭祀占卜祭遁之事。而待制之官,只不过是正五品,秩在院使、大学士、学士、侍读、侍讲、直学士、司直之下,可谓闲散小吏。赵雍袭此职,其实也只不过与画院诸工相差无几。后来,官至同知湖州路总管府事,也算是不枉此生了。但,赵雍毕竟没有父亲的机遇,赵子昂虽究其实质亦不过是一介画士,但在元世祖忽必烈搜访遗逸时,由程钜夫荐举出仕,又有宋朝旧王孙的特殊身份,自然要有一定的规格和礼遇。赵雍的情况显然要逊色多多,他既无遗逸的美名,又没有名臣推荐,也自然不会有父亲那样的官运亨通。
Ntu海棠国画
作为·位开天辟地的大师的子辈是不幸,子不如父,永远成为后入随手拈来的口柄,这显然是他的尴尬境地。在父亲的光环笼罩下生活,耳熟能详,想有所突破,也的确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Ntu海棠国画
赵雍的山水得乃父真传,上溯董源、巨然、李成,郭熙,颇有法度。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采菱图》是他50余岁的作品;一河两岸,这是元中期以后流行的构图样式。近景作三角形斜坡,上有松树四株;坡腰处,楼舍三栋,中景为水域,中有小艇四艘,远景山峰三座,拟董源法。作为典型的山水画平远景致,具有充分的价值。《采菱图》可以说是典型的元代山水形象,它的形式语言是地道的山水画模式,它的技巧展现也是地道的点皴结构。
Ntu海棠国画
可以说,赵雍的绘画语言是成熟的,一元代山水画的语言在元代中后期是日趋成熟了。立足于画史的立场,这种成熟当然有特殊的含义一一鉴于后世从黄公望直到四王、四僧的参照,我们很难说米芾的大浑点是“成熟”,也很难说南宋马远、夏圭的“一角”、“半边”是成熟,他们都是山水画史上必不可少的一环,但他们所创立的法度和格式,后人却并未照样承袭。甚至,连范宽或更早的荆、关、董、巨的山水画,也还未能说是山水画格法的严格意义上的“成熟”。走向文人画是一个大气候,只有这种气候下的作品风格,才是一一种真正的成熟,从高房山直到赵雍,写实的格法被一种描述语汇的固定化所取代。于是,才有了元四家的绝人贡献。既与南宋院画马、夏一派不同,又与北宋前期范宽以及更早的荆、关,董、巨等长轴人幛不同,更与逸笔草草的米点墨戏不同,赵雍的努力正是一种顺应山水画发展的顺向努力一他的成功与代表性正基于此,但他的难以振高一呼左右时风也在于此。
Ntu海棠国画
事实上,宋代包括五代,山水画大盛,终于迎来了辉煌,荆浩、董源、关同、巨然、范宽、许道宁、燕文贵、郭熙、王诜、王希孟一山水画史上的第二代名家也即是真正的大家鱼跃而出。山水画的大盛当然是中国绘画上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业绩。
Ntu海棠国画
但山水画在宋代的大盛,并不表明它已获得了圆满的成果。无论是荆、关还是董、巨以及北宋时的画家们,他们对山水画究竟应拥有什么样的格局以及应呈现什么样的形式特征,并非了然于心。他们的创作活动,基本上得自于绘画自身的“师造化”亦即是通过对大自然造化体验观察的原动力。每个画家自有对自然对象的理解,体验的独特个人方式,则每个画家的画风自然也迥然有异于他人。明清画家们常常苦恼的模式化、雷同化,千篇一律、老生常谈等等问题,在五代、北宋初的画家们看来根本不成问题。因为当时根本无“模式”可循,只能自己寻自己的路,如此而已。
Ntu海棠国画
一般而言,早期山水画尚处于勃勃向上的时期,是经过从无到有的阶段,因此画家们大都热衷于建立获得特定的程式(个人风格),以证明自身的存在。而到了中后期山水画,则是名家林立,名作如云,但固定的模式还没有确立。南宋马远、夏圭把山水画程式的发展大大向前握进了一步,斧劈皴与其说是自然景观所致,不如说是马、夏们以线条所作的概括与组织,以及运笔的充分表现为基础的一种主观阐释的结果,然而这种程式发展到南宋未年元代初期,逐渐显露出种种弊端。更主要的是,这种过分暴露火气的皴法,不符合当时兴起的文人画运动。元初,当山水画再度掀起创作高潮之后元代画家们对马、夏的创作方法并不盲目沿袭,重新寻找一种特殊的,更有代表性的技法线条语汇,以使程式更具有典型性和生命力。依靠元初士大夫的特定思考与文化渗透,山水画又跨出了走向程式的关键一步。正是在这一转次中,山水画逐渐接近了它的顶峰状态,亦即是集大成状态,建立了山水画程式的成熟状态,并成为后世山水画家所效仿的模式、至奉为楷模。因此,赵雍有温润的浑点,勾染并施,工细无伦。松枝的并头与散枝相错,又在外形上造成一种平与不平的对比。坡石的欹斜与房屋的整齐又是一种对比:工整与穿插的对比。整幅作品,除远景稍嫌单薄之外,近景在大形状上的整与散,面与线,斜与正,密与疏,黑与白等方面,几乎是无懈可击,足见赵雍在技巧上的得心应手。像这样成熟的山水画形式技巧语言,遑论乃父赵子昂,就是在宋元一代山水画名手如林中,也能占有一席之地。当然这种成功,并不能说明赵雍是个领袖群伦的人物,他只是在元画成功的大背景下一个很普遍的范例。然而赵雍墨守家法,的确也成了他前进的绊脚石。《采菱图》的双松造型得自其父的《重江叠蟑图》,而山石画法得其父所诠释的董源笔法,顿似赵子昂的《洞庭东山图》,故他与赵子昂风格是一脉相承的,真可谓“笔笔有出处也”
Ntu海棠国画
应该说,赵雍的山水画也有杰出的表现,也许从技巧上说,他算得上是当之无愧的一代名手。但在这成功背后,却仍然给我们留下了某种犹豫与步履艰难。这种犹豫,应当归结为他摆脱不了父亲的笼罩,抑或是对绘画创作缺少深刻把握。
Ntu海棠国画
赵雍的情况令我们想起了东晋的王羲之、王徽之、王献之父子。王徽之在乃父的巨大笼罩力下,没有挣脱出来而不得不让其弟王献之独占先鞭。我以为,这其中的关键在于,王献之注重“改体”,注重创造力的发挥,而王徽之则停留在技巧的完美显示上,缺乏建立一个新时代的宏伟设想和勇气以及打破传统势力的胆量。赵雍也是如此,他的作品作为一个个体存在,它们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淹没,被同化在赵子昂这位大师的成功业绩之中,有其父必有其子,的确如此。
Ntu海棠国画
事实上,在中国书画史上,讲究家学渊源,父子相因是常见的事情,并涌现了许多父子名家,王氏三父子如此,还有唐代的李思训、李昭道父子,北宋的黄筌、黄居菜父子、郭熙、郭思父子、米芾、米友仁父子,南宋的马远、马麟父子,金代的王庭筠、王谵游父子、胡环、胡虔父子,以及元代的李仲宾、李士行父子,到了明清时期,这种情况更为盛行,譬如,文征明、文彭、文嘉三父子,袁江、袁耀父子等等,比比皆是。然而,千百年来,父子家族经营的书画渊源,大多父子相承、亦步亦趋。青出于蓝而盛于蓝,远胜乃父的只有王献之一人而已。若论功底,子辈们不乏高明者,技巧成就也可以说是一流的,但他们大多都是父亲艺术的忠实步武者。事实上,在天才的父亲笼罩下,后辈很少能再打出藩篱。米带和米友仁是个例子,赵子昂和赵雍更是个例子。
Ntu海棠国画
其实,元代山水画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上承董源巨然,以温润华美、萧散简逸为尚,以高克恭和元四家为代表,是山水画中的主流,但在这同时还有一派,是追随李成、郭熙一派北宋雄强凌厉之气的,以唐棣、朱德润、曹知白为代表。在当时,“师李郭”在元代的特定环境下,是与“师董巨”相对立的-一种审美格局。也可以这样认为,“师董巨”是一种新颖的流派趋向,而“师李郭”则是一种注重承传的流派规定。时尚所趋,师法董、巨乃是赵雍的擅长,但赵雍并不为一家所囿,他在乃父的影响下,博采众长,取法李郭派,也是他玩暇之余的雅事。
Ntu海棠国画
《秋林远岫图》绘平远之景,这样的格式在两宋院画中实在是比比皆是,画法郭熙、李成一派,其主要倾向是画面以密引疏,特别是线条、对轮廓的框形很准,但线条质量却乱头粗股,不求光洁和精到。故虽是绢本,却无挺滑圆转之意,颇像在生宣纸上以破笔糙墨为逸笔草草的感觉。这使它与宋代院画团扇有表面的形似却没有内在的相通。应该说,没有南宋末和元初的山水画风气转变,赵雍未必会如此处理近坡树木丛杂,却杂而不乱,勾叶点叶与枯枝干藤交相辉映,形成一个很有节奏的空间;与茂密的坡石皴折相对比,造成整与散、润与枯的多样化效果。特别是画湖水,细笔密排,波光粼粼,水纹的由近向远,由黑向灰,渐远渐虚,隐入一片空沓中去,具有高超的技巧表现。赵雍传世作品中专化水的很少见,大体上他还是依传统的画法,以天与水留为空白,而主要在树石坡叶的实处作文章;但《秋林远岫图》一反常态,对湖水波纹有十分精到的描绘,这使它在赵雍诸作中有特殊的价值。
Ntu海棠国画

晚年的赵雍似乎力图做某种改变,作品风格变得略为放纵,作于1360年的《松溪钓艇图》,平远山水,可能包含着赵雍本人对乃父《秀石疏林图》一类画风的追求。轻松的节律、自由的线条,用笔飒飒有风,点画之间提按起伏,优雅随意一尽管线条本身可能是不那么优雅的,这是赵雍在作画时的心态。于是工细的严谨的,丝丝入扣的创作态度被改成一种轻松愉快的过程。赵雍在一代名师的父亲笼罩下,自不免床下安床之讽,但他的自由抒泄,却不因有强大的父风笼罩所消蚀,七十二岁的赵雍古稀变法、胆气非同凡响,摆脱乃父赵子昂的影响,表现出来的气息却十分清新,足以构成赵雍本人在风格上的有效跨度。他一反平日的拘谨与严格,出现了稍稍的放纵,当然,这种放纵由于束缚太久的关系,或许还有底气不足的关系,虽有放纵之意,但却无浓墨大笔濡染之态,放纵本身呈现出某种零碎、松散的,但不是气度与力度展现的痕迹。就这一点而言,比起当时的同仁们,赵雍显然是略逊一筹。 Ntu海棠国画

免责申明:
海棠国画仅提供国画爱好者欣赏临摹学习的平台,《元代赵雍山水人物画合集 》仅用于分享传统文化、学习和交流!海棠国画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对您的版权或者利益造成损害,请提供《元代赵雍山水人物画合集 》的资质证明,我们将于3个工作日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