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航 / Navigation
近现代 >>
清代 >>
明代 >>
元代 >>
宋代 >>
五代 >>
唐代 >>
名家合集 >>
近代 [2]
清代 [10]
明代 [9]
元代 [0]
宋代 [10]
五代 [0]
唐代 [0]
帮助中心 >>
购买方法 [0]
下载方法 [0]
清代 高翔绘画合集 全24幅 国画高清JPG图片
清代 高翔绘画合集
价      格:27.80
30天售出:1
储存地址 容量大小 文件格式
百度网盘 170M JPG&TIF
无需注册会员,直接点”立即购买“,付款后会自动弹出下载链接!
商品详情

 注意《清代 高翔绘画合集》是电子版图片(电子图片大部分是JPG格式,少部分为TIFF格式。),不是纸书,不发快递,付款后自动发货,自动弹出百度网盘下载地址和密码,自己下载即可!(下载后可用电脑、手机、平板来放大临摹或欣赏)

清代 高翔绘画合集目录:
XIa海棠国画
寒窗十咏册 10开
老松图
山水册 12辑
折枝榴花图(JPG&TIF)
XIa海棠国画
XIa海棠国画
XIa海棠国画
1477.jpgXIa海棠国画
 
 
1478.jpg
 
1476.jpg
 
高翔,清代扬州府甘泉县(附郭而置)人。字凤冈,号西唐(别作“樨唐”或“西堂”),又号山林外臣,是“扬州八怪”中年龄较长的书画名家。其生年,据马日琯的《沙河逸老小稿·寿高西堂五十》诗句:“与君同调复同庚”所云,得知高翔与马日琯同岁,生于康熙二十七年(一六八八)。至于高翔的卒年,至今诸家说法不一。根据《沙河逸老小稿·哭高西堂》诗推算,当在乾隆十八年(七五三),即乾隆癸酉这一年,终年六十六岁。高翔的父亲,名玉桂,字燕山,号竹屋,江都(扬州府附郭县)贡生。能诗,著有《秋轩诗草》。高翔五十岁时,堂上老亲尚健在。高翔的儿子,名增,为人“能知揖让”,以开塾授徒为业。高翔的从子高甲,字幹亮善花卉,工于隶书。
XIa海棠国画
高翔的一生,家境比较清寒,是在“匡床自在拥寒衾,卧听儿读妻织屦”中度过的。他的家,在扬州新城“僻处深巷”里。新罗山人在《离垢集·高犀堂五十诗以赠之》诗中说:“僻巷有修士,所栖唯一庵。”其具体方位,在《沙河逸老小稿·哭高西堂诗中说道:“两家老屋常相望。”马日琯的家,在新城东关街“盛世岩关”街南-带,高翔的家当在其附近不远的地方。高翔的家庭环境,据诗句所云,“当门植嘉树”,“庭阶清洁,屋宇完好”,“一草一木,灌溉培植”,可谓“绿净烟毵毵”,“妍花含娇憨”,“四壁凝兰气,半轴飘春岚”,是十分幽美雅静的处所。高翔称其居为“五岳草堂”。汪士慎有《西堂先生画山水歌云:“五岳堂上生清风,檐花石竹香濛濛,雨深苔老户常健,二分月堕蓬蒿中。”高翔的题画也常常提到这个堂名。
XIa海棠国画
高翔的艺术活动,大都是在扬州,鼎盛期当在清代雍正与乾隆年间。扬州是两淮盐务的重镇,交通发达,经济繁荣。巡盐御史以至盐商富贾,大都聚居在这里。.因此文化艺术事业,也相应地兴旺起来。全国各地许多文人学士与书画名家,先后来到扬州,在书画艺术创作活动中,得到了广泛的交流,促进了书画艺术的发展和革新的要求,形成了一支敢于创新的“扬州画派”。也就是高翔与金农、郑燮、汪士慎、黄慎、李蝉、李方膺、罗两峰等人的“扬州八怪”。
XIa海棠国画
高翔的绘画,多为山水与花卉,兼善写真。他还善于做诗,撰有《西唐诗钞》。陈章曾为他的诗集专门写过序,但未见过传本。高翔精于隶书和行书,晚年右手残废乃以左手作书作画。他还工于篆刻,可惜流传下来的作品极少。
XIa海棠国画
高翔平生好学不倦。华说他“拥书鼓神智,猛如食叶蚕。垂老且弗惰,趣味殊自甘”。可见他苦学不辍精进不懈,至老不衰,终使自己达到“道胜文章质,情融事物齐,有怀神自广,高唱调无低”的境界。他雅好“禅悦”,曾请人写过“自在天小照”、约略如“浮图善幻者\
XIa海棠国画
高翔交游不广,品格自高。董耻夫在《扬州竹枝词中写道:“避客年来高凤冈,扣门从不出书堂。”这两句话,虽然有点夸张,但也不难看出高翔的为人。但是与他同调的“布衣”、“处士”,乃至豪富中的诗朋画友,他却与他们相处得十分亲密。其中以石涛为最。在石涛死后,他每年必为之扫墓酹酒,在石涛自画《墓门图》中,曾有诗云:“谁将一石春前酒,漫洒孤山雪后坟。”乾隆八年(一七四三)冬,高翔和汪士慎合作,在小玲珑山馆,为马日琯在罗纹纸上,绘过“梅花帐”巨制。马日琯、厉樊榭、陈章、闵华、方士庶等人,都曾为此同赋《梅花纸帐歌。
XIa海棠国画
高翔常去的地方、还有马氏兄弟的“南庄”别墅。南庄、在扬州南乡霍家桥之南,内有“青畲书屋”、“卸帆楼”、“庚辛槛”、“春江梅信”、“君子林”、“小桐庐”、“鸥滩”诸胜。马日琯在《秋日集行庵》小序中,讲到南庄的景色时说,此地有“荒村断岸,竹树蒙密,秋香芬馥。虽不逮环溪篠园,亦具体入微”。因而是马日琯兄弟于春秋佳日宴乐宾朋的所在。高翔与马氏兄弟等人,于乾隆八年至十二年(一七四三一一七四七)、曾在南庄聚会多次。南庄内的“青畲书屋”,乃是他们副笋开园锁,看潮对酒壶的所在。这种“木榻论文暮及晨\们各自的心灵之中。
XIa海棠国画
寒木山房”,也是高翔与诸友朋“共向山房作良会,盘餐风味出芹芽\汪士慎等人,同集寒木山房瞻礼观音大士画像、并各写五言长诗一首。这幅观音像,即是高翔绘制的。这在《孟晋斋诗集》中,有“高悬满月容,乃是西唐笔。天衣自飞扬、宝冠更孝嵂津“的记实。就在这一年,姚世钰来扬州,高翔偕同姚世钰、汪士慎、马日琯兄弟、陈章、程振华等人,在寒木山房作清斋礼佛活动。乾隆九年(一七四四),四月初八浴佛日,高翔又同诸朋辈集寒木山房春华槛礼绣塔、曾经写有“绣塔诗”七言长诗-一首。这与汪士慎《浴佛日集寒木春华槛礼绣塔为广陵女史王氏所制》七言长诗所记之事是相同的。此幅绣塔乃是管幼孚内人王氏的作品。
XIa海棠国画
高翔自家的斋室和汪士慎家的“青杉旧馆”、同是他们经常活动的地方。乾隆九年(-一七四四)时,高翔曾与汪士慎、管幼孚、程振华等人,于晚上同登仙鹤城,共赏鹤城春色,爱此,他在乾隆十年(一七四五)上元日,同聚汪士慎斋中,由高翔以雪茧绘了一幅《鹤城春望图》、汪士慎因有“雪茧画春城,得此良宵聚“诗以记事。高翔还常在巢林斋室中吟诗叙怀,回来还写了一首诗、诗道:“开春传尺素、正好共擎杯。一屐走深巷、无人帐独回。侵衣寒冽冽,扑面雪皑皑。多谢情无倦,新诗早递来。”具体地叙述了这次独往的经过。同样,在高翔斋室中,汪巢林亦是常客。
XIa海棠国画
在高翔相知相交的朋友中,关系至为密切的要算马日琯兄弟和汪士慎了。·高翔不仅是马家的座上客,而且与马日琯是“同调复同庚”的好友。在高翔过五十岁生日时,马氏兄弟特为高翔写了“寿高西唐五十”诗各一首。当高翔生病的时候,马氏兄弟又写《问西唐疾》一一诗,后在高翔病故时,马氏兄弟更是悲戚万分,各自写了《哭高西唐》的诗。马日琯在这首诗中,发出了“同调同庚留我在,临花那得不潸然”的哀痛之声。足见高翔与马氏兄弟之间,确是深情难述的。是什么引起马氏兄弟对高翔如此敬慕呢?用马日路的原话来说,乃是出于“湖海声名非所慕,烟云翰墨亦吾师的原因,直率地道出了高翔的诗文书画的造诣和他的品格、在马氏心目中,受到了分外的尊重。这正是他们之间能够结下深厚友谊的坚实基础。
XIa海棠国画
高翔和汪士慎的友谊和交往,也是很不一般的。他俩不仅为人的品性和思想感情有许多相同相似之处、而且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能够互相学习,互勉互励。·他俩都擅长画梅,虽说风貌不同,但又反映出“人与梅花一样清”的共同品格。他俩的交往,已达到“无分杯中酒,难邀面上酣慎等朋辈,出城野游。乾隆三年(一七三八)春,他俩赠约焦五斗,同乘一叶扁舟、泛游保障湖(即今瘦西湖),望隋官故址,晚饮红桥。高翔还爱和汪士慎、朱老匏等人,同游扬州城外的铁佛寺、而且和铁佛寺的古水上人结为“不须多设香花膳,暂借蒲团话妙因”的知己朋友。因此、高翔喜在铁佛寺与诸朋辈探梅花、看桃花、吃斋饭,高潮的那个“佛容常自在、顽铁不消磨的名句,就是在《忆铁佛寺寄古水师这首诗中写下的。
XIa海棠国画
老松图
清高翔私人
材质尺寸:
纸本 立轴 水墨 153x55.5 厘米
简要介绍:
此幅画萱花、寿石及长松秀竹,当是为人祝寿之作,笔墨极似恽南田而仍有其清逸本色。款书则倚倒倾侧,是其习见风貌。
款识题跋:
款识:莲界慈云共仰扳,秋风篱落扣禅关。登楼清听市声远,倚槛潜窥鸟梦闲。疏透天光明水似,密遮树色冷如山。东偏更羡行庵地,酒榼诗筒日往还。倚青四兄先生正。高翔。
XIa海棠国画
寒窗十咏册
清高翔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材质尺寸:
纸本 册页 水墨 13.6x12.2 厘米
简要介绍:
高翔是清代扬州八怪之一;高西堂寒窗十咏图尺幅细小,分别绘制了冬季之枯荷、疏桐、寒藤、冬兰、衰柳、败蕉、晚桂、残菊、苍杉、早梅十种不同植物,每开均配高翔自作题诗,诗书画合为一体,具有典型的文人画特点。

十幅水墨小品画寥寥数笔,既有枯荷、疏桐、寒藤、衰柳、败蕉、晚桂、残菊之破败衰颓之感,也有冬兰、苍杉、早梅之高洁、坚韧、新生之象;题诗借物喻人,尤以苍杉中“意中人已老,因树以诗名”表现得淋漓尽致。 XIa海棠国画

免责申明:
海棠国画仅提供国画爱好者欣赏临摹学习的平台,《清代 高翔绘画合集》仅用于分享传统文化、学习和交流!海棠国画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对您的版权或者利益造成损害,请提供《清代 高翔绘画合集》的资质证明,我们将于3个工作日内予以删除。